• 过来人告诉你:2018国考报名这样选择职位 2019-06-20
  • 货车挖掘机同时起火被烧 砀山消防成功扑救 2019-06-20
  • Le calendrier deux sessions de Xi Jinping 2019-06-14
  • 荆州全力推进“四路三桥”建设 前5月累计完成投资178亿元 2019-06-14
  • 自家车给自家店拉货咋就成“非法营运”了? 2019-06-10
  • 月球裂缝下神秘洞穴疑似有生命体出现 2019-06-04
  • 走近央视"斜杠主播"章艳:不要轻视每个跨界梦想 2019-06-04
  • 编造传播虚假信息 “曹山石”被证监会处罚20万元 2019-06-03
  • Clara克拉拉现身机场 飘逸长发秀蛮腰 2019-06-03
  • 高分六号卫星发射 系首颗精准农业观测高分卫星 2019-05-29
  • 老人剧烈腹痛留神肠中风 2019-05-29
  • 【十九大·理论新视野】动漫:“人类命运共同体”如何构建 2019-05-23
  • 今晚暴雨预警!端午过后除了世界杯还有梅雨等着你 2019-05-23
  • 习近平:真抓实干埋头苦干万众一心 夺取脱贫攻坚战全面胜利 2019-05-19
  • Xi Menschen sind die Erschaffer der Geschichte, die wahren Helden 2019-05-19
  • 笔趣阁 > 科幻小说 > 全球诸天时代 >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与‘仙’谈(二合一)
        江苍想法落下,从林外离去,一路行程赶过,到了村内。

        不出意外,任务流程再变,和自己所想一样,是引荐孙店家给华佗,然后这任务就结了,只?!盼锝磺?、去东海寻仙?!?br />
        那这没什么说的。

        将士整理东西。

        江苍则是抱着结完后事的想法,便带着孙店家和中年,来到了一座院内,寻着了正在院内练五禽戏的华佗。

        “将军?!被⒓浇缘热死粗?,先是向着江苍一礼,才望向了江苍旁边的中年笑道:“广林也认识将军?”

        “这..此事说来话长..”中年摇了摇头,又望了望江苍,当看到江苍点头时,才陆续开言道:“元化身在此处,有所不知。而在一个时辰前,我和孙店家出城的途中,碰到了一伙劫匪。但好在遇到了将军..”

        中年说着,是一五一十的把‘山匪事情’告诉了华佗。

        尤其中年叙说时,单看华佗时而皱眉,时而望向江苍一眼的样子,就知道中年除了会医术以外,就连讲故事都是一流的水准。

        他说着,不仅能把当时的场面给描绘的淋淋尽致,还能让华佗有一种身临其境,感受到了江苍那种策马贼中、披靡纵横的威势!

        以至于中年话落后,华佗虽然未见,但心中已经谱绘出了那种尸体遍野,人首分离的林道凄惨血景,更能想象到这一幕都是出自于这位将军之手!

        包括孙店家也是在中年的诉说下重温了一遍,继而心有激荡,向着江苍一礼感恩,又奉承低喝道:“将军神勇!”

        “这位是..”华佗被突如其来的喊声叫回了神,又见到了孙店家一身儒雅,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药香,就觉得这人应该是‘同行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这位是开阳的孙店家..”江苍听到华佗开口,那是顺理成章的相互一介绍,等末了,又再言道:“孙店家在下邳城的时候,就听闻了元化的医术高明,特意让江苍代为引荐一番?!?br />
        江苍说到这里,想了想,准备借幌子离开,再把仙药从盒子内拿出,继而解释一下来龙去脉,快点把事顺清楚。

        但华佗听闻了江苍和孙店家认识,又知晓了江苍救了自己的好友,那是二话没说,就和孙店家聊起来了,相互介绍了一下。

        江苍在旁边听了片刻,就发现他们二人三两句的就扯到了医术,又和中年一块开始探讨,完全不用自己再说什么。

        如若形容。

        就和自己碰到了武人、武者、或者哪位高手一样,这都是练武的,先天就有一种惺惺相惜,三两句便会打起来一样自然。

        那正好。

        这事结了,还少了取仙药的麻烦。

        江苍看到三人聊得尽兴,就告辞离去,准备收拾一下行李,回开阳吧,和张兴说道一声,自己就准备独身前往东海。

        因为这数千公里的距离,来回时间最少得几个月的时间。

        自己又是城将,还是开阳的大官,总不能一句话不说,就蹿圈了吧。

        最少得给人说一下。

        算是‘不仅留职、还带薪旅游的年假?’

        江苍想了想,好像觉得自己即将要办的事,好似就是这么个舒服事。

        ‘嗒嗒’

        走出村外。

        江苍没和华佗等人说自己走了,但将士们是回来村内的路上,就遵守着自己的吩咐。

        如今他们也早就收拾好了行李,站在了村外等着自己。

        并且还有几人抬着架子,上面担着十几个大包裹,其中透着鲜血,布袋上还印着人的头颅面孔轮廓。

        在旁边送行的村长见了,是知道里面装的是‘军功’,就离这架子很远。

        可他见到江苍出来,则又笑着上前了几步,问礼道:“将军可是要回往开阳?”

        他说着,朝村内看了看,发现华佗等人没送,但村内有不少人朝这里望来,可又不敢靠近,瞄一眼,笑了笑就走一边了。

        “这几日叨扰了?!苯砸话谑?,旁边一位将士拿出一个小皮袋子,是剿山匪得来的金银。

        再伸手接过晃了晃。

        江苍约莫里面装得钱差不多,就递给了村长道:“聊表心意。老翁莫要拒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‘嗒’附近将士也是一捧手,虽然没有说话,但目光都是望向了村长。

        村长见了,这是不收也得收了,不然就是不给他们开阳军的面子。

        “多谢将军..”村长接了,表情都是苦笑,是觉得这位将军太客气了,客气到了他都不好意思了。

        “行军?!苯栽蚴且换乩?,不说什么了,跃上了旁边的纸马,启程。

        再随着江苍带着将士们走远。

        村内的华佗等人知道江苍走了,也是为了追上江苍等人相送,还特意放下了正在讨论的医理,赶忙从村内跑出来。

        但可惜。

        他们一眼望去,眼前除了一片荒野草地,已经看不到江苍等人的身影了。

        “这..”华佗见此一叹,只能好好教孙掌柜了。

        再等孙店家过几日回往开阳的时候,自己还能有‘好友做客’的理由一同去往开阳,说说自己这次没相送道别的失礼。

        而与此同时。

        在三里外的河边。

        江苍如回往来路一样。

        带着将士们顺着河边先走着,碰到渔船了,就拦一拦,登船几名,再随着渔船越找越多。

        顺着水路一路回往。

        又是一路颠簸。

        等到第六日下午。

        约莫三四点左右。

        江苍才算是又带着累得不成样的将士们,一同回来开阳城外了。

        好在这天气寒冷,‘军功’保存还好,未有腐烂,不算太难闻,这是好事,没有让将士们路上吃干粮的时候还受到这嗅觉折磨。

        但也是一到开阳城外这里,将士们就又抬头挺胸,手里抓着兵器很紧,中心架子抬得很稳,一副精神奕奕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“城将回来了..”附近认出江苍的百姓,还有城门处的将士,当见到江苍衰众将士,也既是他们的好友、亲人回来,那是欢呼一声,目光还瞄向了将士们抬得架子。

        “这是山匪全杀了..”

        他们见到架子上满满十二个大包裹,上面血迹干枯,映出面孔轮廓印记百余,再略一比较人头大小,以及布袋大小数量,发现里面装得最少有二百余颗头颅!

        估计是城将此次出征,把整个山匪窝都给端了!

        而也是这个时候。

        提前得到开阳探子汇报的张兴,也出了镇内,在城门四周一片问好声中,向着将士前方的江苍一捧手,大笑、又歉意道,

        “兄长!兴才得到信,便放下了手中事情,前来迎接兄长。却没想到..没想到兴又来晚了..”

        张兴说着,是歉意难表,还要行一大礼赔罪,因为江苍是为开阳太平安定立功,但自己身为‘开阳令’,不仅没帮上忙,更是连迎接开阳功臣都接晚,这叫个什么事?

        尤其他满脑子礼数,更觉得江苍是自己的兄长,咋能让兄长等着?

        他心里过意不去,感觉自己太没用了。

        但江苍见了,倒是上前一扶,方方正正的言道:“张县令有政务在身,是开阳安定之事。而今因苍一事,便放下政务相迎,会让听者、见者、闻之,笑话的..”

        “哈哈哈..城将说的是..”附近百姓有聪明的,听出江苍圆场的意思,就插话打趣一句。

        不过小片刻,城外就响起了欢呼笑语声,都羡慕这兄弟情。

        但张兴看到自己兄长如此照顾自己,又为自己帮衬,那是心里更过意不去,还要再说什么。

        而江苍看到,却一拉他胳膊,小声笑道:“怀伯意气了?;馗染?。兄长跑了半月了,为正事,滴酒未沾,别让我再站着了,后面的将士也快站不住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好!”张兴望了望归来的将士,看到他们虽然挺得笔直腰身,但却难掩疲惫的神色,也是突然不说了。

        再等安排完了将士,请着自家兄长回往府中,摆宴洗尘。

        菜过五味,酒过三巡。

        这事情才算是告一段落,就等上奏功绩。

        但江苍想着自己去往蓬莱一事,又想着现在开阳安定了,便向着有些醉意的张兴道:“江苍准备出游一段时日..”

        “兄长要走?!”张兴一听江苍要走,那是心里一紧,酒意醒了一半,慌忙站起身子捧手道:“兄长..可是因为兴接的晚了..生为弟的气了..”

        “这有何生气?”江苍看到张兴又扯到这事上,倒是指了指东边,直接道:“我准备去往东海一行,短则月余就回来了。城将位置给我留着,俸禄照发,先存着??赡芊判??”

        “好..”张兴又笑了,喝酒不说了,明白自家兄长是真的出去游玩。

        那这有什么说的,自己哥哥既然想出去玩,这肯定是‘留职带薪?!?br />
        而当日酒宴过。

        江苍从开阳出发,前往东海国。

        随着时间过去。

        两日后。

        江苍策马来至海边,纸马一收,在附近买了一条渔船。

        自己行着,不需要船夫。

        因为自己目前所处的海边,离目标地点却只有一百余里,不复之前的千余里了。

        那自己要没猜错,自己应该是找一个‘会移动的目标?!?br />
        那这样的话,见证人肯定是越少越好,省得干扰了自己的任务,破坏了自己和‘交情人’打交道。

        尤其自己在九十年代那个世界里,跟着几位大少划过船、游过泳,熟悉水性,百里路程,就算是落水了,以自己的体质、平衡性,也能安稳游回来,顺便锻炼劲力。

        于此看来。

        万事俱备,等一切事落。

        江苍就架着小船走了,但在海上的时候,却把‘灵气杯子、仙药、遗物仙丹瓷瓶’都拿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随后,打拳也省了,全用在划桨飘着了。

        特别是自己还有任务指引,也不怕迷路,就是往东边走,一条直线。

        ‘哗啦啦’船桨敲打浪花,行驶在茫茫的大海中。

        偶尔,还能抓一条鱼,小锅架着,碎石沙子在船上一铺,烤着炖着都行。

        而就在开始有趣,后来无聊的划船中。

        一日后。

        风平浪静,碧波无云。

        江苍按照提示,就在这一望无际的大海上,见到了远方有一座孤零零的小岛,正是任务目标。

        离得近了。

        江苍鹰眼望去,看到小岛面积大约有方圆三四百米左右,沙滩后面的岛上杂草顿生,十来颗树木散落周围。

        ‘哗啦’

        再一加把劲。

        最后百米距离过去。

        江苍下了船了,‘沙沙’踩着被海水浸染的沙子,登了小岛,还发现百米外的岛上树旁正有一人盘膝。

        但之前却没有看到他!

        只是如今见了,江苍却发现他正是任务点,也是‘交情任务中的人?!?br />
        再一打量。

        江苍还看到他样貌虽然普通,说不出来多少年龄,但说他二十可以、三十尚可,四十也行。

        尤其他身上还穿着像是道袍一样的服饰,配上他下颚长胡须,满身风霜的萧瑟,说他五十有余,好似也没有什么不对。

        一时间。

        江苍见这人奇怪,便思索几息,也是想按照自己所知晓的东汉信息,猜猜他是谁。

        但在这时候。

        道人却睁开了双眼,一步跨出,百米瞬过,站在了江苍身前十米处。

        而江苍却没有任何动作,因为在自己心中,一是没有任何危险感知,二是,自己确实没有反应过来,是根本没想到这道人的法术、还是轻功之类的身法竟然这么高!

        不过。

        按照任务提示,此人既然是‘任务交情人’,那自己就没有任何危险。

        反过来,这还是自己的机遇!

        同时。

        老道见江苍没有任何异动,又见江苍一身无邪气,反而有一股萧瑟游侠气质与正气后,倒是笑着率先开口,声音如中年,

        “贫道左慈。知你来何事?!?br />
        他说着,指了指江苍的口袋:“贫道觉察到了先秦方士的遗物,嗅到了仙丹遗留的气息。如若贫道未猜错,此物可是装仙丹的瓷瓶?而你来此,可是听闻蓬莱仙岛一说,便想东去寻仙岛,来破这仙丹之谜?”

        “正事。我曾听闻..”江苍看到左慈把话说了,那是顺着任务,又顺着说,话里话外,不外乎是史记中关于蓬莱仙岛的传闻。

        末了,再把上个世界被元能依附的仙丹瓶子取出,递与左慈。

        “还望道长一观?!?br />
        江苍双手一捧瓷瓶,礼数周正,如求学者。

        “是先秦之物?!弊蟠认仁腔乩褡骷?,才伸手一招,瓶子隔空浮到他的掌心,打量几息,又道:“但此岛无贫道丹炉、法器。若想勘破此仙物,难。而你若不放心??稍杆嫫兜酪煌ネ罾??那里是我道场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江苍愿同行?!苯悦凰当鸬?,因为自己的其余元物晋级,估计就是落到那里。

        而左慈见江苍同意,又怕江苍会觉得自己‘吞掉’他的东西,倒是笑着回礼,又道:“贫道曾观《太平要术》其‘阴阳’一说,与先朝《易经》所记。皆言、‘一阴一阳谓之道。阴阳壹体两面,彼此互藏,相感替换,不可执一而定象。二者虽无定象,随道而变,上皆可为道,下亦可为器..’”

        左慈说着,是出口成章,各种典籍所记如数家珍,一一道来,想要解释这所谓‘道家阴阳’一说。

        而江苍听闻左慈如此学问,也没什么意外,因为在《后汉书》所记,左慈不仅会炼丹之术,还精通五经,兼研星纬,学道术,明六甲,驱使鬼神,坐致行厨。

        这简单来说,就是一个‘神人!’

        并且他刚才所讲的意思,说来说去,其实就是‘两不亏欠?!?br />
        他如今拿自己的东西,也会送自己相同价值的物件,谁也不欠着谁,省得他占了自己便宜,往后坏了阴德,再落了什么血灾恶报。

        这也相当于佛家的‘不沾因果?!?br />
        有句话怎么来的,江苍隐约记得,为‘大福大祸因果轮转,福兮祸兮阴阳平衡’,讲的就是这么个天道轮回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而左慈讲完了‘阴阳’一说,摆明了自己不会欠着江苍的意思后,才许诺道:“等丹成了,你一枚,老道一枚。如道家先圣所言,天道谓之阴阳?!?br />
        他说着,作辑望向江苍,“以圣人之师,法家管子《明法》所讲。又可为公道?!?br />
        化三生说

        感谢asd145631340的打赏!感谢风之旅人的白衣的打赏!感谢贫道爱啪啪的打赏!感谢神乱舞春秋的打赏!感谢Jobsnb的打赏!感谢花鸟想问的打赏!感谢伏羲氏逐月的打赏!感谢怠惰desu的打赏!感谢诸位师傅的订阅支持持?。。。。。。?!。。。。。。晚了,,,
  • 过来人告诉你:2018国考报名这样选择职位 2019-06-20
  • 货车挖掘机同时起火被烧 砀山消防成功扑救 2019-06-20
  • Le calendrier deux sessions de Xi Jinping 2019-06-14
  • 荆州全力推进“四路三桥”建设 前5月累计完成投资178亿元 2019-06-14
  • 自家车给自家店拉货咋就成“非法营运”了? 2019-06-10
  • 月球裂缝下神秘洞穴疑似有生命体出现 2019-06-04
  • 走近央视"斜杠主播"章艳:不要轻视每个跨界梦想 2019-06-04
  • 编造传播虚假信息 “曹山石”被证监会处罚20万元 2019-06-03
  • Clara克拉拉现身机场 飘逸长发秀蛮腰 2019-06-03
  • 高分六号卫星发射 系首颗精准农业观测高分卫星 2019-05-29
  • 老人剧烈腹痛留神肠中风 2019-05-29
  • 【十九大·理论新视野】动漫:“人类命运共同体”如何构建 2019-05-23
  • 今晚暴雨预警!端午过后除了世界杯还有梅雨等着你 2019-05-23
  • 习近平:真抓实干埋头苦干万众一心 夺取脱贫攻坚战全面胜利 2019-05-19
  • Xi Menschen sind die Erschaffer der Geschichte, die wahren Helden 2019-05-19
  • 福建快三跨度走势图带连线 2019斯诺克上海大师赛录像 制作彩票中奖视频 澳洲幸运10是正规彩票吗 香港六合彩马报 新疆11选5走式 平码3中3资料 重庆百变王牌现场开奖结果查询 南粤36选7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新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广东快乐十分全部下载 3dp3开机号 南粤风釆36选7今天开奖结果 幸运农场三连中 3d判断组三组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