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陕西省首届冰球联赛在西安举行 多支球队展开激烈角逐 2019-03-05
  • 日本东京公园内的露天忍者表演,美女用两把镰刀连败三人 2019-03-05
  • 高考结束季壮游到新疆 三岁“京和号” 七大亮点新出发 2019-03-04
  • 捷克总统焚烧红内裤羞辱记者 曾称媒体是化粪池 2019-03-04
  • 打造新型作战力量尖刀铁拳(国防视线·聚焦战略支援部队) 2019-02-01
  • 他帖子里的明理,就是要人们放弃自己的利益,一切顺从别人的指挥棒转 2018-11-19
  • 谁击落了MH17?各方互相指责 2018-11-19
  • 笔趣阁 > 科幻小说 > 世上最后一个女人 > 5.鸾
        此刻李栊紧紧拽着女孩往樱鸾苑走,秦川则带着狐狸基因人快步跟着。

        他作为土下人时受得欺辱微不足道,更多是想要回应凰的诉求。

        “老大,别急,我把这两带过去就行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李栊不语,眼里透漏着疯狂。

        女孩努力跟紧李栊,因为若不跟上,脖子拽的疼。

        郊区更为荒芜,行径宽广的公路,李栊一行最快的速度,从朱红村出来,过了两小时才到达一个高大的铁门,最高处印着“樱鸾苑”三个整齐温婉的大字。

        樱鸾苑是极其重要的政治要塞,他们负责了男人们内心的空白,所以哪怕取了一个温柔的名字,整体的装潢也要固若金汤。

        地底的天是地面,由牢牢的铁皮封住,每隔一段就有一个穿梭天地的铁塔。

        旁边的铁塔每天都有土下人在牢固铁皮,生怕上面的女僵尸从某个洞眼进来。

        因实在严谨,对于地底的人来说,没有加入过远征军的男人,这辈子都没见过女僵尸。

        樱鸾苑排队的还有其他穿着布衣的中铜人,带着衣不裹体残次基因人们。

        每个中铜人都有抚养良好基因人,以及寻觅优质樱鸾人的任务指标。

        “带了两个,今天收成不错啊,呵,找了个什么奇形怪状的东西?!币桓鲇ス潮堑哪腥嗽诙游榍巴?,阴阳怪气的对李栊说。

        “哈哈,废物就是废物,真是让人作呕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滚回土下去,垃圾!”

        “任务都完不成,凭什么和我们平起平坐!”

        这些天生的中铜人,发自内心的瞧不起李栊这个从土下爬上来的家伙。

        李栊早已习惯这种言语欺压,只有成为上铁,才能随意操控他们的命运。

        所以平日至少会用自己当年挖矿的力气抓一个暴打,今天只是隐忍着排队。

        那些怕李栊动手的人见他今天如此沉稳,更加变本加厉。

        言语如锋利的刺刀一般啄人,连旁边的秦川都看不过去,但他只是个下人,敢怒不敢言。

        终于,门开了。

        着急去交任务的人们往里面涌,李栊也紧密的往前跟。

        旁边的女孩忽然站住不动。

        一路上被粗鲁拉拽都没有动静的女孩,竟然如顽石一般站着,让李栊瞬间没拉动。

    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李栊呵问道。

        女孩固执的瞪了李栊一眼,然后深呼吸朝着往门内涌的中铜人大喊道:“你们这帮人渣给我道歉??!”

        小女孩的声音并没有格外响亮,但因为有女人特有的高音,以及用词的辛辣,瞬间就刺入了那帮人的耳朵。

        中铜人,包括所谓的受害人李栊,都不约而同发愣侧目看小女孩。

        小女孩说完这句话也呼哧呼哧喘气,似乎用了全身的力气。

        “说什么呢?”

        “道歉?”

        “表达内心的不好意思?”有人拿出词典如是说到。

        安静了几秒,除了李栊有些面红耳赤,其他人一起开始哄笑。

        笑声穿破雾霾,似乎要让永远满是烟尘的地底世界看到阳光。

        “哈哈哈哈,真有趣啊这个小孩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这下我承认你找了个极品了?!蹦歉鲇ス潮怯ト诵Φ淖钗湔?,咯吱窝的羽毛都随着笑掉落一地。

        风波散的快,众人回味着道歉二字,就重新快步进门。

        李栊吞咽口水,忽然觉得心里空空的,拉着小女孩的胳膊,觉得她有点格格不入。

        难道男女打从根本是两个世界的?李栊把心里的古怪滋味踹开,用疑惑来填充内心。

        一楼竖着一个老先生的宏伟雕像,是用金子做的。

        每次看到都让人止不住惊呼,据说还有两座,一座在基因公司,一座在橙红堡垒。

        三个地底世界最为重要的地方,串联起来就是男人社会的基石。

        绕过巨大宏伟雕像,就是下,中,上,三个申请检验的前台。

        中下占据绝大部分,上仅有一个入口。

        绝大部分中铜人,仅仅进入中下阶段的检验台,这年头想要惊动高阶检验人,得对自己找来的货品极其有自信。

        李栊无任何后顾之忧的提溜女孩走向高阶室,惹来其他中铜人阵阵惊呼。

        “这家伙终于还是疯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自己找死谁都拦不住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老鼠屎终于没了!”

        “说不定那个知道道歉的基因人很漂亮呢!”

        ......

        说到这个,大家忽然沉静下来。

        因为若是找到极其美丽的小孩去做樱人,是可以增长许多功勋的。

        一想到被排挤的李栊跻身上铁,在场的众人没一个能吃上好果子。

        “哈哈,怎么可能?”第一个人笑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对啊,他只是普通人而已,即便找到了又如何?”有人附和道。

        整个一楼回廊热闹起来,吃住有基本保障的中铜人真是吃饱了没事干。

        李栊不管不顾秦川的阻挠,拉开自己从未进过的高阶室,眼前一黑,然后瞬间明亮,刺激的眼皮生疼,旁边的秦川和小女孩都是同样的反应。

        玉石做的花盆,小喷泉都格外精致,里面游着三只红色鲤鱼,一路都有名贵花草,似乎在证明只有高等人才可以在地底世界享用美好。

        走两步,一套枣色沙发。

        整个房间由纸做的帘子分开。

        帘子内有一个影子,他踮起脚,从帘子上头露出一对锋利眼睛和皱纹:“唔,多久没人进来了?!?br />
        他自问,没人答。

        秦川无比苦涩的想说自己等人走错了,要么光惩罚李栊一人也行。

        他的脸一会绿一会白,在这种场所忍着屁格外难受。

        “把极品带进来吧?!崩锿返睦险咚档?。

        他的声音有一点萎缩。

        “是!”秦川一个激灵,拎着笼子就往前垫脚走,似乎怕脏了这个地板。

        李栊不和他废话,将他拽回,安在沙发上,道:“等我?!?br />
        “???不...”秦川如坐针毡,然后见里面的大人没有意见,于是陷进沙发里,天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享受。

        李栊摇摇头,拎着女孩往纸帘子后走......

        女孩不解的仰望李栊,始终乖巧,总是在意外的地方叛逆的女孩,仰头问道:“要做什么呢?”

        清脆清纯的声音如柔软的手拍打在李栊枯竭的心。

        李栊觉得双唇变得无比沉重,但还是从牙缝间道:“闭嘴?!?br />
        他无比清楚,什么叫做检查!

        进入纸帘子内,白发检查人低头看书,背对李栊,故弄玄虚道:“还穿着干什么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请问,您是什么阶级?”李栊觉得自己在这人面前十分矮小。

        “你管的着吗?我任不值需要你和解释吗?知道没资格进这个房间是什么下场吗?”老人始终不转过来,冷笑道。

        李栊自知不能多言。

        他无数次的提醒自己,如果机会存在,那就一定要去践行。

        可以改变的是命运,不能改变的是宿命,李栊不信!

        总有一天,他要站在世界之巅。

        权利蒙蔽了他的眼睛,欲望使他膨胀。

        李栊三下五除二讲将女孩拨个干净。

        和之前在他房间不同,女孩无比抗拒。

        可她的力气注定比不过李栊,只能被李栊咬牙绑到特质皮椅子上。

        李栊的力气变得愈发软绵,努力闭着眼睛,反而让进度变得无比缓慢。

        老者无数次偷看,无数次看到女孩那无比光滑的背,愈发心潮澎湃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赶紧滚出去!”

        李栊动弹不得,如被缠在地上。

        老者和不想被人看到似的纠结一会才不耐烦的起身,一脚踹开李栊,就如秦川踹开其他土下人一样!

        李栊开始浑身哆嗦,莫名其妙的眼泪和鼻涕滚出来。

        朦胧的眼睛无法直视女孩眼眸。

        见着她无可奈何又绝望的渺小身姿即将落入老朽的眼......

        女孩蹲在地上给鹿人喂食的画面,扯着嗓子朝众人对自己道歉的努力样子如剪影穿梭大脑。

        “傻逼,什么年头了?!崩险吖饪磁⒌谋?,就知道绝非凡品,直接略过看正面,抓着李栊的头发往外一通猛拽。

        头皮的剧烈疼痛依然无法抵消心中的绞痛。

        一路的故意加速和捉摸不透的内心都可以证明李栊有多凌乱。

        不舍?

        心痛?

        此刻充斥李栊的不是占有欲,而是对于纯白世界的向往。

        他回想自己小时候挖矿时的梦想。

        不是站在阶级的顶端。

        而是承载父亲的对于当世的批判,冲破地底的铁皮去世上看看!
  • 陕西省首届冰球联赛在西安举行 多支球队展开激烈角逐 2019-03-05
  • 日本东京公园内的露天忍者表演,美女用两把镰刀连败三人 2019-03-05
  • 高考结束季壮游到新疆 三岁“京和号” 七大亮点新出发 2019-03-04
  • 捷克总统焚烧红内裤羞辱记者 曾称媒体是化粪池 2019-03-04
  • 打造新型作战力量尖刀铁拳(国防视线·聚焦战略支援部队) 2019-02-01
  • 他帖子里的明理,就是要人们放弃自己的利益,一切顺从别人的指挥棒转 2018-11-19
  • 谁击落了MH17?各方互相指责 2018-11-19